妶筑

偶爾混更,都是坑。

【小段子】

*CP包含各三職的ADDx愛利西斯,請注意避雷
*噗浪版本是最初版,這邊有在做修正
*除了LPGM是架空世界之外其他兩職都是原世界設定
*自行避雷
*以上接受在下拉

1、LPGM—校園AU

晚上熄燈前出了房門準備倒杯水來喝,在經過LP的房間時從門縫看見了微弱的燈光。
GM疑惑著敲了敲門,結果就在下一秒聽見了犀利的慘叫聲。

「啊———」

她嚇的趕緊打開房門並且開了燈,只見LP怔怔的坐在椅子上慢慢的轉過頭來,而電腦螢幕裡的畫面出現一句腥紅的『Game over』。

說好的要熬夜研究專題呢?

GM向著LP挑著眉,後者被盯的背後狂冒冷汗。

被恐怖遊戲嚇到發出尖叫聲沒了面子就算了還被自家戀人給抓包,真是運氣太差了。

「那啥,這是MM剛剛傳給我的,我一時興起才點開,然後就是妳看到的那樣了。」

身為隔壁鄰居的MM一臉懵逼:這鍋我可不揹。

——————

2、MMBH→DNFL

他專注的在位置上敲打著各種代碼,只是手上的動作越來越沒有最開始的有效率。

他嘆了一口氣,「BH我說過多少次不要在我忙的時候在我身後一直—」

話還沒說完MM突然覺得身後有些炎熱,接著忽然頭上的重量一輕,而BH則是在一旁狂冒著冷汗。

「所以這是你為什麼轉職成DN後頭髮是短的原因嗎?」

「怪不得你是我們之中最早跑去三轉的。」

MP跟DB還沒笑完就被DN賞了一發反坦。

——————

3、MPBQMP

她伸出手把前一刻還是成人模樣的孩子抱到了與她視線平視的高度。

「是小MP呢,要不要吃姐姐的棒棒糖?」

後者白了她一眼,然後BQ不意外被對方身後的四條鏈子給打了滿臉。

趁著對方吃痛著捂臉,MP趕緊逃出BQ的出手範圍,於是沒多久後便出現了你追我跑的幼稚情況。

一旁的IM心很累,默默的拉走在場的其他人到另一邊討論接下來的事情。

【腦洞】博天的魔法師pa

*突如其來的一個腦洞
*其他CP只是個名稱出來讓博天他們不那麼突兀(...
*歐歐西的東西,純粹寫的自己爽(...

源博雅,在魔法師學院中成績數一數二的見習魔法師,直到召喚精靈儀式的那一天為止都還讓人崇拜。

在所有教授與同屆學生的注目下,博雅召喚的不是魔法師裡崇高的精靈,而是一直擁有漆黑雙翼的小奶狗。

「吾乃大天狗是也!」小奶狗高傲的飛到了空中由上而下的注視著博雅。

「......」目瞪狗呆.jpg by所有師生&博雅。

博雅生無可戀的看著這隻毀掉自己一世英名的小奶狗,轉過頭求助離自己最近的一位教授,「教授,精靈儀式能再要求召喚一隻正常的精靈嗎?」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精靈儀式一生只會有一次,也就是說魔法師一生只會有一位精靈與他簽訂契約,博雅這是想換也換不了了。

一些本來就嫉妒博雅的同期生此時正抓住機會狠狠的嘲笑對方,小奶狗皺著眉頭,不滿所有人都無視他的存在,漆黑的雙翼用力的往笑的最大聲的一位魔法師身上一拍,一股強勁的風把他給從台上吹了下去。

「哪個傢伙再說吾比那什麼精靈的還弱,吾就吹飛汝等一次!」

說完還自己召喚了一把小團扇坐在博雅的帽子上,博雅愣愣的看到那名魔法師掉到了台下,心裡一陣痛快,突然覺得即使不是精靈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反正比成績他可還是前幾名的,更何況這隻小奶狗還這麼具有攻擊力呢!

博雅高興的伸手揉了揉小奶狗的頭後輕快的走下了臺。

眾人以為接下來只會有出現精靈的等級高低比較的時候,博雅後幾位的荒同志就召喚出了第二隻非精靈系,讓場上教授表示今年新生怎麼一個比一個還奇葩。

「我、我是風神一目連,請多指教。」

荒看著跟方才的小奶狗差不多大小與年紀的風神,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是很滿意自己所召喚出來的小神明。

緊接著的是酒吞童子召喚的茨木童子、荒川之主召喚的金魚姬等等,這次召喚的非精靈比往常多出了好幾倍,也不知道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學院長安倍晴明表示一個頭兩個大,這屆新生還好不好讓教授們好好教書了啊?精靈能統一學習,但是這幾位奇葩可是得一人各開一堂課來教學啊。

那一年,所有來挑釁博雅的同期生們無一不是被那小小的身影給吹飛,有在博雅面前打回去的,也有他私底下報仇的,小奶狗不能接受召喚自己的人被欺負,雖然看起來不是很需要他的幫忙,博雅自己也能好好教訓那些人。

在某一天橫行無阻的小奶狗第一次吃了鱉,那些曾來找博雅麻煩的人終於長了一次記性,一起合作而不是向小奶狗單挑,寡不敵眾,小奶狗很快就處於劣勢。

博雅本來正在上課,與他簽訂契約的對象此時受了傷他是第一時間能感知的,他就這麼公然的在教授面前翹了他學生生涯的第一堂課。

「誰給你們的膽子居然敢欺負我源博雅的人?」

他把小奶狗捧在手心中心疼的摸著,看了沒什麼大礙之後眼神冷冷的瞪著那些人,「需要我去向教授們說你們的作業可能太少所以才閒的跑出來欺負我的東西?還是說要以傷害罪處分你們?」

「講的好像他沒有欺負我們一樣!」

「噢?哪次不是你們先動手的?」

對方立刻閉上了嘴,博雅也不想繼續留在這,就趕緊帶著小奶狗去治療。

多年以後的博雅已從學院中畢業,出色的表現讓許多人稱羨,也同時被許多的人忌妒著。

而小奶狗也不是當初那小小隻的模樣了,他已長成了像是十六、七歲的少年模樣,能與博雅並肩作戰。

在一次大型任務中,他們與荒、酒吞童子他們失散時被同隊的其餘魔法師們放生在敵人陣營中,博雅最開始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對勁,等到真的發現時他們已經逃不走了。

「逃不走就殺出一條路吧。」小奶狗—不,大天狗淡淡的說著,「就叫你不要太輕易相信那群人,現在報應了吧?」

雖然大天狗嘴上不饒人但是博雅知道他這是在替自己生氣,他笑了笑,卻收到對方的一枚白眼,「都什麼時候了還笑!」

「哎這不是有你嗎?我們兩人肯定會平安無事的。」

博雅依舊是那副笑容滿面的表情,大天狗至今都無法理解為什麼都這種情況了他還能笑的出來,只見他舉起法杖,超大型的陣法就顯現在敵人的軍隊之中,魔法師的法術是需要吟唱的,這段期間就是大天狗掩護博雅的時候。

看似柔弱的漆黑羽翼一次次的替對方擋下所有的攻擊,大天狗冷眼的看著敵人後便飛向高空,他擺動著雙翼使出了他的大招。

羽刃暴風。

他們堅持到發現不對勁的荒他們的支援到來,博雅累的動不了一根手指,長時間的大型魔法即使是他也消耗了不少,大天狗也相差不少,不過也就是能動兩根手指的程度。

交還任務時,荒不屑的看向那一副見了鬼的背叛者們,他替博雅向上層說明這次任務所發生的事情,那群人受到了制裁。

最後他們在老年時退了休,博雅與大天狗在鄉下過完餘生,精靈的壽命是無限的,他們在契約結束後僅是進入沉眠,等待下一次的召喚,雖然大天狗不是精靈,但也適用於這個情況。

「不曉得下次召喚你的人看見後會是什麼反應。」

博雅用那滿是皺紋的手握著大天狗,大天狗不發一語的回握著,他依然是十六、七歲的模樣。

「一定是像你那樣的驚慌失措又生無可戀的模樣。」

大天狗在他消散之前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在博雅額上落下一吻,可惜博雅這輩子再也聽不見大天狗所說的這句話。

好幾世紀,一名叫做源博雅的少年正在大庭廣眾之下舉行著他的精靈召喚儀式。

在所有教授與同屆學生的注目下,博雅召喚的不是魔法師裡崇高的精靈,而是擁有漆黑雙翼的大天狗,他睜開了他的藍瞳注視著他的小小契約者。

「吾名大天狗,好久不見了,博雅。」

他們相隔了好幾世,有分離但是最終還會相遇。

End。

那個三轉,影片很糊衣服很多bug(..